正在加载图片...

“四爷”也玩Cosplay
2014-03-07 13:31:52   来源:新民周刊   点击:

Cosplay也算得上一个新词汇了。但它的表现,却未必不是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景象。这种用服装、饰品、道具以及化妆来扮演人物、尤其是动漫游戏角色的娱乐方式,可以轻易上溯到很远的古代生活中。

  Cosplay也算得上一个新词汇了。但它的表现,却未必不是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景象。这种用服装、饰品、道具以及化妆来扮演人物、尤其是动漫游戏角色的娱乐方式,可以轻易上溯到很远的古代生活中;但如果要现在新潮的“Cosplayer”承认,他们不过是在模仿一种很古老的文化传统,恐怕他们是不会相信也不愿意答应的。

  悠久的人类历史之中,类似Cosplay的活动常出现在演绎故事的活动之中,因为如果叙事,人物的服装与性格就需要特别塑造,这也是Cosplay的本体;所以古今常见的各类戏剧表演,几乎可以囊括Cosplay所有的内容——甚至说戏剧是Cosplay的鼻祖都欠妥当,而应该说Cosplay只是戏剧的一个科目而已。比如演绎《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那群活跃于公元前8世纪的游吟诗人们,就常扮演着诗中角色,那便是中世纪的Cosplay了。再早的Cos行为,还可以在各种鬼神宗教仪式中找到,那些巫觋、神婆抑或跳大神的萨满,打扮成神鬼模样,还自称是下凡的金刚、菩萨或者一切神灵,这都可以被视为敬业的Cosplay了。“及时雨”宋江被黄文炳捉住以后,戴宗让他装疯,结果公堂之上宋押司演了一出疯戏:

  宋江白着眼,却乱打将来;口里乱道:“我是玉皇大帝的女婿!教我领十万天兵来杀你江州人。阎罗大王做先锋!五道将军做合后!与我一颗金印,重八百余斤,杀你这般鸟!”

  与其说是发疯,倒不如说这是宋江Cos神婆的一次表演,但是他是被装在粪筐里抬来的,比之专业的神婆装束差了不少,效果也大打折扣。

  不过鉴于图像文献的保存与流传,中古以前的绝大多数Cosplay成果已无从考证,我们虽然知道老夫子在礼崩乐坏的时候还戴章甫之冠,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有武冠金钩,却不能睹其真相,只有云冈石窟依照北魏开国道武帝形象雕刻的第20窟的露天大佛,与龙门石窟奉先寺里传说描摹武则天形象的卢舍那大佛,稍微能窥测中古时期拓跋圭与武曌平日里的自扮宗教偶像的情景。

  这一切似乎一直要到西方传教士携带着西洋什物大量涌来东方,情况才有所改观。比如18世纪全球的影像技术革新,让远在东方的清宫里,体会到许多域外“淫巧奇技”并非一无是处。东传而来的照相机之前,已有如郎世宁一批的宫廷西洋画师深入禁苑之中,他们不仅亲自创作西洋透视画,还影响了中国的画师的绘画风格。且不说这些西洋画技是如何通过层层阻碍来到中土、被保守的清廷所接受,但就全新的影像革命给清宫生活也带来了不少有趣的变化,比如说,今天看到的清宫图像文献中,不再是像前朝那样呆板一致的帝妃肖像画,而变得生动不少。

  据说明太祖朱元璋(1328-1398)传世16张肖像画,但角度姿势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脸上麻子越往后越省略,这显然不能满足人类性本爱自拍的欲望。清宫里就有位赫赫有名的帝王,为后人展示了他超前的Cosplay时尚,那就是清世宗雍正——如今穿越小说中顶顶有名的人物“四爷”。虽然他的皇帝儿子乾隆留下更多的行乐图,但是他自己的肖像画的内容却远比其子丰富。比如作为马背上的尚武民族,骑射一直是满族人赖以骄傲的传统。不过入关定鼎大半个世纪,温柔乡里的满洲贵族似乎快要淡忘这项看家本领。但雍正皇帝却有多幅戎装画像存世,向世人展示着属于女真贵族的光荣。尽管没有任何的记载表明雍正弓马、格斗的功夫如何,但从画像上看来,绝非其后代之清末诸帝那么身体羸弱不堪大用。

  雍正为了鼓励天下劝课农桑,实行过许多积极的农业政策,比如实行“摊丁入亩”的赋役制度,鼓励垦荒,兴修水利,还命弟兄中唯一支持他的“阿十三”怡亲王允祥亲自在京畿等地开展营田水利;为了在Cosplay上跟进,雍正还让画师为他留下了一套《雍正耕织图》。每幅画中,都有雍正本人参与农活劳动身影,画上并有雍正的亲笔题诗及“雍亲王宝”和“破尘居士”两方印章。据考这当为雍正未登基时所作;该图册深藏故宫紫禁城武英殿,近三百年从未公开展示。当然,耕织图是中国历代帝王劝民勤农的常用形式,其父康熙便极重农耕,也曾为之绘制《御制耕织图》,并亲笔作序题诗。据说雍亲王“四爷”善于揣摩父皇的心意,为投父皇所好,特命宫廷画师精心绘制一套《耕织图》进献给父王,自然惹得老人家龙颜大悦,对雍亲王平添不少好感,这个推测应该是完全成立的。

  不过,“四爷”Cosplay最生动的,是《雍正行乐图》里的内容,因为雍正在里面化身各种身份,或为汉族文人雅士或是北方游牧装束,或是神话宗教人物,让人应接不暇。比如雍正的隐士、诗人扮相——据清祖制所定,满人不能穿汉服,则君主本人就有抗令之嫌,不过他扮的“赏花时”和“孤舟蓑笠翁”意态,还都有些意思。再者,便是喇嘛像与洋装像,最为引人注目了;作为18世纪前叶的东方君主,雍正这几身打扮,是颇有些世界时尚的眼光的。梁启超曾经说过,雍正夺取政权以后,一改晚年康熙及夺位对手胤禩、胤禟亲近西方传教士的做法,开始重新礼敬西藏法王,中央设立驻藏大臣衙门也是雍正此举的效果。在成功拓边设番的同时,也“因顽固迷信之积累,卒成固步自封”,最后导致晚清的一发不可收拾。此言虽然看似有理,但见过雍正西番法王装束与西洋巴洛克假发并存的行乐图册,似乎看不出亲近藏僧的雍正,对西方传教士有什么样的偏见。在康熙平定三藩时行事暧昧的西藏诸教派领袖面前,一百多年后才来骚扰海疆的西洋人,显然还没有到需要雍正“多封众建”的必要,这也是梁任公以后人想其当然的地方;反而,行乐图册中倒可以看出,这位承接康乾盛世的君主,对各种信仰文化的兼采并重的眼光。

    相关热词搜索:四爷 雍正 Cosplay

上一篇:跑酷城市中的飞檐走壁
下一篇:涂鸦之城:布宜诺斯艾利斯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4890742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