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张颂南:涂鸦垃圾谁来埋单
2012-11-23 09:55:12   来源:艺术国际博客   点击:

将涂鸦的少许“精英”人物或作品请入“当代艺术”的殿堂,并非难事,靠炒作这些作品大赚英镑美钞,更是某些人目的所在,但这一由纽约发祥又席卷欧美的以年青人为主体的“群众运动”,给社会公众所带来的种种问题,却并不在涂鸦艺术“赞誉者”的考虑之内。


 

  说来也巧,头天在网上读到一篇介绍英国涂鸦传奇人物班克斯的博文,在第二天的The Gazette报上,我又读到了一篇此地有关清除涂鸦法规执行情况的报道。

  将涂鸦的少许“精英”人物或作品请入“当代艺术”的殿堂,并非难事,靠炒作这些作品大赚英镑美钞,更是某些人目的所在,但这一由纽约发祥又席卷欧美的以年青人为主体的“群众运动”,给社会公众所带来的种种问题,却并不在涂鸦艺术“赞誉者”的考虑之内。

  对于这种特殊形式的“当代艺术”,至少给研究“当代艺术”或“视觉文化”的专家们提出了几个问题:用什么标准来区分哪个涂鸦是艺术、哪个是垃圾?由谁来评定?涂鸦艺术家和损毁别人财物者(Vandal)如何区分?涂鸦艺术的制造者和涂鸦艺术的强迫受众的关系应如何处理?在公共场所到处涂鸦,是否和“当众喧哗”是同一性质?有没有一种“视觉污染”存在? …

  其实,这里最关键的问题是:除了泰特新馆请来指定的艺术家在它墙上涂鸦外,绝大部分涂鸦均制造在“别人的财物”上,而且并没有征得此人的许可。就说如此抬举“涂鸦艺术”的泰特馆,如果你去在他那面已喷有涂鸦的墙上,当着大众,再喷上一句“X X X到此一游”或“你妈X”一类的涂鸦,你肯定也会赢得尖叫声,以及随之而来的保安或警察的青睐。否则班克斯也不用躲着警察夜间行动了。

  对于那些炒卖涂鸦赚大钱的阔佬们,建议把他们的豪宅和名车牌公布于众,让所有涂鸦艺术家,都可以在他们的房上或车上,平等地、好好地、自由地发挥一下他们的艺术才能。

  涂鸦垃圾应由阔佬他们来埋单

  遍体涂鸦的丑陋建筑无人管N.D.G区老商家被警告1400元罚金,但没向烧毁的庞大汽车旅馆发警告   。

  C.D.N和N.D.G地区对涂鸦(Graffiti)开始严加处置,比如给雷翁·库宁发出了警告罚单,库宁是1942年起就在Decayie街上开商铺的屋主
   
  但是区政府并没给几乎全部为涂鸦覆盖的N,D.G区的一座建筑 — 废弃的拉菲尔旅馆发出警告。这个遭火灾烧毁后破烂不堪的丑陋建筑物,是驾车者从20号高速进入N.D.G区后头一眼看到的东西。

  “这非常不公平”库宁说“你单独一个人,被从一帮人里挑出来,还被他们强迫着去做”

今年,库宁在收到一个说他违反4月份起生效的地方法规的通知后,花了800元清洗和用油漆覆盖了涂鸦。

  “早先那个还没处理完,它又来了”库宁指的是涂鸦。“然后,来了第二个警告罚单”是给那些在除掉首次涂鸦后的左边又画上的新涂鸦的。

  几年前,市里曾为库宁墙上用来设法阻止涂鸦而画的一幅壁画付过钱,库宁说,在涂鸦除去后,他让那壁画留了下来。但市府说什么库宁认为的那幅壁画居然也是涂鸦。
 
  现在库宁不理睬1400元罚金的前景,拒绝作再一次的清洗。“你本来就已经是受害者,还要作为受害者遭惩罚”库宁讲到法规:“这又不是我要求什么人或允许什么人在我的房子喷上涂鸦,而是他们找上的我。”

  就在库宁房子背后,C.S.Luc街的北边,有一条小巷。“沿着胡同,每个车库门都被涂上了涂鸦,他们都没有清洗,为什么?因为它们不够300平米,法规予以豁免。我是这后边唯一清洗干净的房子,我便成了下一个涂鸦的墙板,因为这是这里唯一可用来涂鸦的空间。”

  区政府在4月到10月间,一共寄出过228张涂鸦警告罚单,一位政府发言人说,法规是针对大的寓所和商业楼,通告罚金从350元到4000元不等。但迄今为止,还没有真的收过罚金。

  带头推动反涂鸦努力的市区专员苏珊·克拉克说,85%收到警告的都清除了涂鸦,另外没有清除涂鸦的15%将如何和何时处以罚金,“那将提交政府”去决定。

  区政府决定首先集中在涂鸦严重的商业区,在这些地区涂鸦“把街道从看上去和感觉上舒服的状态里拖了下来”克拉克说。

  “如果你经常地清除并令涂鸦无法留下,你就会较少被当作涂鸦对象,这已是被证实了的,这便是法规的整个意图。”此目的不在于惩罚房屋的主人,而是鼓励他们去弄干净他们的房子,她补充道。

   克拉克说,毁坏他人财物者一样是批评的对象,去年区政府给15个在涂鸦时被抓住的人寄去了罚单,有的还收到多张罚单。她并没说已经收到了多少罚金。

  她说库宁或许可以沿着墙根种些带刺的玫瑰灌木,以设法阻止涂鸦者 —由于涂鸦是涂在一个沿着用砖铺成的停车场和一条砖砌的小巷的墙上,这个想法已被库宁排除在外。库宁试着安设了一些摄像头来捉住涂鸦者,也都没用。

  克拉克说她计划这星期和库宁会面讨论此事。问到拉菲尔旅馆,她说她要和地区的涂鸦稽查员一起去看一下此建筑,这是在她的选区内。

  “这是一个丑陋的东西,我希望拆了它”她说。但市府无权强制拆除,除非消防队认为它安全有危险。

  拥有这座旅馆的公司去年曾告诉The Gazette报纸,他们计划在和市府协商一项改建单元公寓楼的方案后再拆除它。

    相关热词搜索:张颂南 涂鸦 街头文化

上一篇:莫让文身文化成为非主流
下一篇:“女权”运动只是行为艺术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4890742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