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张博斐和滑板谈恋爱
2012-10-30 15:24:27   来源:豆瓣   点击:

张博斐,这位来自嵩明的大四学生所学的专业是临床医学,在别人看来这是一个需要万分冷静与缜密的专业。但他偏偏恋上了滑板——一项充满激情的运动。处于冷与热的两极,张博斐乐在其中。14年,一段从孩童成长为青年的时间,滑板就这样陪伴着张博斐走过。


 

       张博斐,这位来自嵩明的大四学生所学的专业是临床医学,在别人看来这是一个需要万分冷静与缜密的专业。但他偏偏恋上了滑板——一项充满激情的运动。处于冷与热的两极,张博斐乐在其中。14年,一段从孩童成长为青年的时间,滑板就这样陪伴着张博斐走过。

  一件肥大的黑色套头卫衣、一条黑色宽松牛仔裤、一块破旧的滑板、一副堵住耳朵的蓝色耳机。第一眼看到把头压得很低的张博斐,“酷”是记者能想起的唯一形容词。这恐怕也是大多数人对滑板青年的单一认识。

       初遇

  滑得太慢让他沮丧

  1997年,10岁的张博斐看到别人滑旱冰觉得好玩,于是当他考了全班第一名后,就向爸爸提出想要旱冰鞋作为奖励。结果在商场里他却看见了一块滑板,因为当时很少见其他孩子玩这个,于是好奇之下,张博斐就把买旱冰鞋的念头抛到一旁,抱回了这块滑板。

  捣鼓了一阵后,终于能把双脚踏在滑板上滑行的张博斐抱着硕大的滑板来到街头,跟穿着旱冰鞋的孩子们一起冲大街。可是,在滑板上不知道怎么转弯的他很快被其他孩子甩开距离,这让他沮丧不已。回到家后就把滑板扔到床下,从此很少顾及。

  就在张博斐与滑板的关系日渐疏离的日子里,昆明滑板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994年,滑板开始进入中国的北京、上海等地。2000年,昆明滑板才起步,接触滑板的人只有7、8个,因为没有人教,大家只能互相学习,一到周五他们就聚集在拓东体育场交流。后来终于有其他滑板爱好者陆续加入,练习的地点改换到翠湖。

  2002年,昆明滑板进入“第一次革命”时期,滑手急剧增加,一位叫郑伟的滑手成立了“极板”俱乐部,但不久就解散。“第二次革命”的标志是北京滑手高洋的到来。此前,昆明滑手用的滑板99%都是国产,随着高洋滑板店在昆明的开业,滑手们也换上了450元一块的板面,有的甚至用上了全套在1400元左右的进口板。

  2003年末,邓志坚经营了一家叫做“NONE workshop”的滑板店。并举办了昆明第一届滑板比赛,滑板又一次被昆明年轻人所接受。

  相识

  他总想踩着滑板飞起来


  张博斐初中毕业时去广西旅行,在南宁街头,他看到有人玩滑板时将滑板紧贴着双脚随身体跳起时,他非常惊讶:滑板怎么能跳起来?

  回到家,张博斐一直琢磨这个问题:是板上有吸铁吸住鞋底吗?是板上有胶吗?还是用螺丝把鞋钉在滑板上?他的答案全是错的。从此,这个问题成了他的一个心结。后来他找出床下积满灰尘的滑板,开始模仿自己看到的动作练习,尽管一次次失败,尽管也曾受伤,但他没有放弃,直至终于能够带板跳起。

  后来的整个暑假,张博斐都跟滑板一起度过。虽然能踏着滑板跳了起来,但跳得还不够高,“当时我有一个目标,想要跳得更高,享受飞起来的感觉。”但张博斐的目标并没有实现,他开始觉得,是滑板不够好而影响到自己的进步。

  有一天,张博斐的爸爸给了他100块钱,并且说:“我不知道滑板这东西有什么魔法让你着迷,但难得看见你会这么努力地去做一件事,你去买块新的滑板吧。”怀揣着100块钱,张博斐买了一块两头翘起、外形跟街头滑手玩的一模一样的滑板,他以为,这就是专业滑板了。后来,在一个网站里,他发现了一个叫“滑板地带”的版块,他觉得在里面会有一些教他如何把滑板学得更好、跳得更高的技巧,可里面大多是各种品牌滑板的资讯,张博斐大失所望。在网站上留下一些基本资料后就下线了。

  “那个时候,我不喜欢滑板,我只想学会飞。”张博斐说。

  热恋

  惊喜与荣誉让他无法自拔


  一个星期后,张博斐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滑板地带”的版主,想邀请张博斐参加昆明的滑板聚会。抱着学习请教的目的,他答应了。

  张博斐把这事告诉了爸爸,本以为爸爸会反对他去网友聚会,哪知道他竟然问:“你知不知道最好的滑板要多少钱?”张博斐记得他在一家卖滑板和轮滑鞋的店里看到过最贵的滑板,定价是200元。于是爸爸给了他200元。张博斐激动地跑到店里买了一块印有蜘蛛侠图案的祖帝斯滑板,还给它取名为“蜘蛛侠”。

  张博斐带着“蜘蛛侠”去参加了聚会,并且认识了自己的滑板启蒙老师赵羽,从赵羽那里,张博斐终于开始慢慢了解滑板。

  当时的昆明,进口滑板已很常见。沸点、AT这样的滑板公司也已经成立。滑板专卖店一般不会卖成套的滑板,而是将滑板的各个部件分开销售,滑手买回自己喜欢的零部件后,再将它们组装成一块完整的滑板。这样的一块滑板,得花去上千块钱。赵羽用的滑板就花了1000多块。但是,赵羽的滑板看起来如此破旧,布满划痕的板面、磨损的轮子、刮伤的桥,一点也不起眼。后来张博斐才知道,对于一名高手来说,只要两个星期,一块进口的滑板就会被滑到如此破旧的程度。

  跟着赵羽等人练了半年后,张博斐参加了滑板比赛。比赛中,他竟然被安排在实力最强的A组,而且还拿了第三名。带着惊喜和荣誉,张博斐越来越喜欢滑板。他形容自己与滑板的关系就像是谈了一场恋爱,“起初是热血沸腾,恨不得天天见面,后来结了婚,没有了开始时的激情,生活也归于平淡,但已经离不开它,否则我活不下去。”

  融合

  今天要比昨天更加出色


  现在的张博斐已经是昆明滑板界的高手,并且成为云南唯一一家滑板公司的代言人之一,他使用的滑板全都由这家公司赞助,但张博斐每月在玩滑板上的支出还是将近1000元。通常花费在衣服、鞋子等方面。

  “相比于我开始练滑板的时候,现在的孩子条件好多了。”张博斐说,那时他想买一块滑板都难,现在的孩子不仅能轻易买到很好的进口滑板,还能通过网络、各种大小赛事、交流会学习技术、互通有无。

  “很多人,包括练滑板的新人,都觉得玩滑板很酷,很容易引来路人的关注,但这不是真正的滑板,”张博斐说,“真正的滑板不仅是项运动,还是一种文化。它崇尚自由、追求自我,不会跟别人较劲,只要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滑得更出色,就是一种成功。”  
    相关热词搜索:张博斐 滑板 街头文化

上一篇:巴斯奎特的涂鸦人生
下一篇:新疆“街舞硕士”梦想召集千人共舞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4890742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