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艺术涂鸦鄙视与接受
2013-09-18 16:04:45   来源:昆明信息港    点击:

涂鸦是外来物,在国内,人们对它的认识很复杂且褒贬不一。至少在一些人眼中,一群年轻人深更半夜突然出现在一个地方,用喷漆画一些奇怪的图案,这看起来比“牛皮癣小广告”更为诡异。

  Deva是云艺油画系的一名学生,他摸索出一条将涂鸦与油画结合的创作道路,云艺麻园校园新和巷的围墙上留下了他的不少作品

  涂鸦是什么?是恶作剧,是街头艺术,还是能产生价值的商品?

  在昆明,街头涂鸦正变得越来越常见。不管是在工地外墙、工程蓝色围挡,还是高档购物场所。

  涂鸦是外来物,在国内,人们对它的认识很复杂且褒贬不一。至少在一些人眼中,一群年轻人深更半夜突然出现在一个地方,用喷漆画一些奇怪的图案,这看起来比“牛皮癣小广告”更为诡异。

  但是,在另一些人看来,涂鸦是一门艺术,且有成为商品的趋势——几个昆明涂鸦者为地产商创作的单幅作品已创造出了高达万元的商业价值。

  街头涂鸦提供了让城市精神改变的可能性。它或许可以成为昆明城的一个点缀,丰富街头文化,彰显包容气质。

  创作一幅涂鸦需要很多罐喷漆

  舶来品在年轻人心中发芽

  涂鸦,是西方街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年轻人来说,喜欢,就是他们学习涂鸦的最大动力。

  很难确定昆明街头的第一幅涂鸦是在何时出现的。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现代风格的涂鸦就已开始在中国的一线城市出现。

  汉语中的“涂鸦”一词,出自唐代诗人卢仝的诗《示添丁》中的一句:“忽来案上翻墨汁,涂抹诗书如老鸦。”原诗的意思,是说他的小儿子不懂事,爱拿着笔在他的书上乱点乱画,回家看书,翻到的尽是些“老乌鸦”。

  实际上,现代街头的涂鸦完全是个舶来之物。

  涂鸦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源于黑人文化,与嘻哈服饰、街舞、Hip-HopDJ(玩唱片及唱盘技巧),以及唱白,共同构成了西方街头文化的5个重要元素。这种街头文化起初是为了对抗主流文化而生的,是一种叛逆和情绪宣泄的象征。

  随着时代发展,涂鸦已成为一种颇受追捧的艺术形态,在欧美国家的许多大城市,如纽约、伦敦、巴黎、柏林、哥本哈根等地,都有著名的涂鸦墙。

  马小虎,一位80后年轻人,在昆明的涂鸦圈有较高的知名度。他是昆明较早接触涂鸦文化的人。据他记忆,2004年的时候,昆明的涂鸦圈子还很小,彼此认识的人不超过5个。

  马小虎原是一个汽车修理专业毕业的学生,涂鸦仅是出于爱好,也从没系统学习过绘画知识。一开始,他完全不知道一幅涂鸦是如何画出来的,这些年来全靠一点点地摸索。8月底,他刚完成一幅主题为“和超级玛丽一起玩”的涂鸦。他说,这是他儿时的梦想,因为他想变得和超级玛丽一样“超级”。

  另一位涂鸦爱好者Deva也是自学涂鸦。Deva是90后,目前在云南艺术学院读大四。8月底,有感于昆明因暴雨而陷入一时混乱,他创作了一幅发大水题材的鬼怪涂鸦。

涂鸦者使用的喷漆,国产的10元左右,进口的30元到近百元一罐

  街头涂鸦者的尴尬经历

  昆明的街头涂鸦者都有被举报、被逮到、被处罚的经历。

  在世界各国,街头胡乱涂鸦行为一向是政府的打击对象。即便是在发源地美国,涂鸦也是令政府管理者头疼的现象,一些州还出台了专门针对涂鸦的法案;在澳大利亚墨尔本,被抓现行的涂鸦者,严重的可能要蹲两年大牢,还得缴纳约合1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中国目前还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管理涂鸦现象。经设施拥有者的许可,是涂鸦合法的一个前提,否则,可能触犯民法或治安管理处罚法等规定,进而遭到公安、城市管理、环境卫生等相关部门的处罚。

  与其他街头涂鸦者的遭遇一样,马小虎和Deva也有被举报、被处罚的经历。谈及来“打击”他们的人,两人共同的印象是:“他们的车里总有下不完的人。”

  马小虎印象很深的一次,是在昆明南市区某处。那时他和伙伴正在墙上画得起劲,突然一辆面包车快速驶来,一个急刹停在他们身后。车里陆陆续续下来十多个联防队员,瞬间将他和伙伴包围起来。而Deva的一次遭遇是在曲靖,他被城管逮到了。

  虽然被抓了现行,但他们都表现得很“机智”:

  “是谁叫你们来这里捣乱的?”

  “我们是学生。”

  这种装作懵懂的应对方式通常能应付一阵子。不过,被处罚是逃不掉的。

  “把这堵墙刷干净,不然不许走!”

  Deva在曲靖被逮到的那次,是他们画了一个通宵之后。快要完工的作品要被逼着刷掉,他们实在舍不得,但又觉得无计可施。他和伙伴正在商量去哪儿找刷墙工具时,城管队员却纷纷跳上车,呼啸而去。

  Dava和朋友看着远去的车辆,互相傻傻地望着,突然醒悟过来:“他们居然不问我们是谁!家住哪里!”兴奋之余,他们赶紧拔腿逃了。那天晚上,他们又回到现场,继续涂鸦。待到次日凌晨公鸡打鸣时,那幅作品正式完工。

  马小虎被逮到的经历要多一些,当然也刷过很多次墙。不过,他也有过“幸运”的时刻。

  一次被逮住之后,他们垂头丧气地开始刷墙。这时,一辆自行车停到他们身后,车上的人好奇地观察着他们的工作。正在马小虎等人纳闷这人要干嘛的时候,那人架好了自行车,走过来,略带责备地对他们说:“你们这样刷不对。我干这个的,我教你们。”很快,那位路人手脚麻利地把他们该做的工作做完了,然后骑上自行车,扬长而去。

  到底是谁举报的他们?他们议论了一阵,怀疑是早起买菜或者晨练的“老太太或老大爷”干的。

  从鄙视到接受

  云艺麻园校园新和巷的围墙,是涂鸦艺术从不被接受到被人欣赏的过程缩影。

  其实,在马小虎看来,昆明人对于涂鸦的认识,这些年来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2006年的时候,在街头涂鸦,“到处都有人管”,马小虎说,涂鸦爱好者最难受的事情,就是在大街上看到了一堵白墙。

  云艺麻园校园新和巷的围墙,其实可以算做是昆明市民对涂鸦观念转变的一个缩影。

  那是一堵在国内都颇具名气的墙。因为这堵墙正对着一个派出所——许多外地的涂鸦爱好者到新和巷涂鸦之后,都会对着派出所照一张相。作为第一批到新和巷涂鸦的人,马小虎记得,一开始在墙上涂鸦,派出所民警经常出来制止,他们解释称是云艺的学生,是“被学校授权进行涂鸦的”。马小虎还透露,当时他们涂鸦团队的一名成员的父亲,是云艺的教师,曾向学校打过招呼。

  早前,他们涂鸦的时候,有家长牵着孩子路过时,曾当着他们的面大声对自己的小孩说:“走快一点,赶紧回去做作业,不然以后就跟这些人一样!”这话让他们听了哭笑不得。

  多年以后,派出所似乎习惯了大门口总有人来涂鸦,有时民警出门,还会摇下车窗鼓励他们“好好画”,同时也有不少行人愿意驻足欣赏、拍照。如今,新和巷的这堵涂鸦墙还在,每月不定时都有涂鸦爱好者前来。一幅涂鸦留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后来的作品盖掉。而且,涂鸦区域已延伸到了派出所的部分墙面。

  昆明人对涂鸦的态度正在悄悄转变。不过,在马小虎的朋友——同是涂鸦爱好者的龙志凌看来,目前的情况,还远未达到他们心目中的理想状态。

  龙志凌早前曾参与过重庆黄桷坪街区的涂鸦创作。黄桷坪是毗邻四川美术学院的一个街区,因为对街区小高层建筑体进行涂鸦设计,相当于给建筑换了新装,原有的老旧建筑顿时产生异乎寻常的时尚动感,黄桷坪因而闻名全国。值得一提的是,黄桷坪项目,也是国内少有的由政府引导并且为之买单的涂鸦项目。

  龙志凌认为,重庆人似乎更乐于接受涂鸦这门另类艺术。与在重庆相比,在昆明进行涂鸦,还不能吸引人群围观。“在重庆,涂鸦者在创作的时候,如果跟颜料离得远,会有路人询问需不需要帮忙,把颜料递到跟前。”

  涂鸦激活城市想象

  在马小虎看来,涂鸦有一种独特的美感,这种美感可以让城市文化变得更丰富。

  “要坚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这是今年8月底,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对如何吸收利用中国传统文化和国外文化提出的原则。这个观点深为马小虎、龙志凌,以及Deva等人所认同,这也正是他们摸索的道路。

  街头涂鸦,这种西方传来的艺术形式能带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因素吗?答案是可以的。这从他们乐于向人展示的一些涂鸦作品中就能看出。马小虎的涂鸦作品中经常出现的云朵样式,就是典型的中国画的云朵绘法;而Deva的作品,则拥有更多的佛教元素。将涂鸦与中国文化元素融合,是他们共同感兴趣并愿意为之努力的地方。

  在马小虎看来,涂鸦有一种独特的美感,这种美感可以让城市文化变得更丰富。他认为,文化巷、文林街等颇有特色的昆明街道,都是可以借助涂鸦来激活城市想象的。因为“白墙并不好看”。而龙志凌与Deva也认为,政府相关部门可以考虑在城市的一些角落规划一些墙体,进行合法的涂鸦创作。

  现在,涂鸦创作者们已经或者即将成为文化创意产业生产者的一员。

  马小虎和龙志凌的涂鸦都是商业涂鸦。他们的商业涂鸦项目已经获得昆明不少地产商的认可,他们为地产项目创作一幅作品,收入最多的已经高达万元。而且,与一般服务地产商的艺术类团队不同,他们作为乙方,可以更强势一些。

  “项目都是找上门来的,创作时,我们只表达自己的东西。”马小虎表示,未来,他们会将与涂鸦相关的东西商业化。比如将自己的涂鸦作品印到T恤衫、鞋、帽子和杯子上,让原本普通的物品变得更有个性,从而增加产品的附加值。

  Deva日常也在接一些涂鸦的活,目的只是为了节省在涂鸦颜料上的开支。他即将从云艺油画系毕业,如今,他已成功摸索出一条将涂鸦与油画结合的创作道路。毕业之后,他会选择自主创业,开一个相关的艺术工作室。

  马小虎们知道,昆明市正在加大力度发展文化产业,他们把这视为一种鼓励,愿意做这个产业的后备军。

  在马小虎看来,涂鸦有一种独特的美感,这种美感可以让城市文化变得更丰富。他认为,文化巷、文林街等颇有特色的昆明街道,都是可以借助涂鸦来激活城市想象的。因为“白墙并不好看”。

    相关热词搜索:街头 涂鸦 艺术

上一篇:法国另类的街头涂鸦艺术
下一篇:涂鸦设计创意无限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4890742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